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裁縫針與螺絲釘

蔡老闆,就是其中一個。遇到這種真性情的人,真的是敗給他了。

 岡山本州工業區,一年多前也是炎炎夏日,我也是在一陣黃砂滾滾中造訪,這次來,一樣的炎熱,卻是不同的廠家風晴。

我以為我會先看到黑手生產線、擠的滿滿的機械設備。可是我卻是被要求脫鞋進入廠辦,挑高的大廳中央擺著一架三角琴,太陽光篩落進大片落地玻璃灑在木製地板上,聽不見機械聲,沒有身上抹著油漬的工人。

這應該是一家六角螺絲工廠,應該要有震耳欲聾的機械聲,應該要有黑烏烏的油漬地板……

蔡老闆穿著一雙拖鞋,白襯衫的第一顆釦子沒扣,像小巨人一樣昂然立於工廠大廳,他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似乎看穿我的疑慮。

「這工廠是我設計的,隔間、動線、那架演奏琴,都是。」

他像指揮家似的舞著雙臂。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你說說?為什麼?」

他雙眼逼視,等待著我的答案。

「你想打破黑手印象吧。」

他嘴角鬆了一下,目光柔和了。

「大家都說我們沒有明天?你說呢?」

這一次,他沒有強迫我給答案。

「你看,我員工在這樣的環境工作,不是很快樂嗎?

 蔡老闆,國小畢業後,就被父親送去當裁縫,但是讓他真的「出師」的卻是號稱全球產品線最完整的六角螺絲。

 裁縫師對於細節的要求,他用到了看似不修邊幅的螺絲釘,自己設計庫存發貨系統,仔仔細繫沿著工廠的動線排列,不浪費一點距離,訂單接到多少,機械手臂從分類籃中抓出多少裝箱發貨。「這花了我好幾億喔,不敢算拉,你要更升上一級,這些都是必要投資,」手中的裁縫針換成了螺絲釘,為了讓這些小螺絲釘準時出貨,花這筆設備錢蔡老闆沒有太大的掙扎和遲疑。

對這些中小企業來說,如果跑在大勢之後,不僅沒機會,做不好只有被巨浪淹沒的份,蔡老闆必須對賭,而且是可控制、贏面不小的下注。

 看似本能的敏銳商機嗅覺,造就蔡老闆的生意野心與佈局,但是他會告訴你,本能需要周邊的滋養提煉。

 採訪才開始,他先幫你複習最近的國際經濟大事,細數被拒絕的大小媒體,都是他覺得不做功課,提題目大綱後就被他拒絕。對於我們這些媒體業的速食與表面, 不假辭色。其實,在他快速解析各國原物料價格的連動,主要貨幣的升息減碼,最後拉到兩岸的糾結拉扯,我不難發現,他敏銳的生意本能,不是憑空而來。

 即便不是位在媒體聚光燈下的內科、南科、竹科等明星區塊,看似位處台灣工業區邊緣位置的蔡老闆,並沒有讓自己被屏除在全球產業連動的洪流外。

 每個人都有打造夢想的權利,許多人認為這類金屬工業在台灣已經逐漸走向夕陽,商人逐水草而居,得找尋他的水與草。蔡老闆的夢想還根植在這片土地上面,而且他從改頭換面做起,從顛覆外界對於他們這類黑手的產業的既定印象做起。站在高聳的貨架旁,他告訴我,他知道他要圓這個夢並不容易,但他認為龜毛的自己,不是那麼容易妥協。

如同之後,我側訪一位相關產業的wise man,他告訴我,「看到這位老闆,讓他自己的夢想找到投射的對象」。對我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

 很多時候,外在環境快速變遷,雜音四起,很容易打散夢想的原形,步伐亂而盲目。處在紛亂的媒體環境,對於沒有絕對的主控權,似是而非的妥協,必須採取的立場,太半顯的怯弱與無能為力。這些受訪者,他們常常要我們筆下留情,他們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故事透露的執著純粹,卻反而變成我的強心針。

 每個人選擇了自己能夠的方式,介入所處的社會網絡, 關懷生養自己的土地家園。有的人選擇走上街頭、有的人選擇筆耕、有的人努力養活自家以外的人。

 「要聽的見心中的鼓聲,」對蔡老闆、對我的wise man,甚至對我都是如此。

當裁縫針變成了螺絲釘,蔡老闆手中那隻靈活竄動的裁縫針,扎入了本洲的土地中,生出了一粒粒承載著蔡老闆夢想的六角螺絲。「人最怕忘了怎麼作夢,」蔡老闆說,這句話也像針一樣直直扎入我的心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