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婚禮的祝福

Elaine,我要告訴你一件嚴重的事……」訊息裡頭,爆炸頭語氣低沉、嚴肅。

「不會吧……,」我心想。這些年來,我怕死接到這種電話、怕死半夜響起電話。通常,都是不祥之事。

我立刻回撥。「爆炸頭,怎麼了?」內心忐忑,也不管在工廠裡等著被採訪的頭家。

「我…..我要結婚了,在總統大選後一天,妳來不來…….

靠,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人命之類的,」我心裡頭OS,但是話飆出口前就被興奮好奇的情緒取代。

 

 

拜託,連爆炸頭都要結婚了。

 

 

因為爆炸頭會結婚,比起我結婚,應該更算是大新聞。

 

 

她一直是我所認識的同學中,算是最強悍、最強勢的一個,加上到英國又是念Woman study,黝黑的皮膚,濃眉大眼,是個狠角色。請注意,並非其貌不揚,實際上爆炸頭長的很有個性,令人過目不忘,如同她天生自然捲的髮型。

 

突然想起和爆炸頭相識的經過。  

 

一九九九年,秋天。我飛往英國Lancaster求學。才到英國不到半個月,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當時透過BBS廣播聽到消息,我心慌了,衝下宿舍狂打公共電話回台灣,隔壁電話站的另一個台灣女孩就是爆炸頭。家人沒事,我們卻因此認識。此後,唸Culture study我和唸Woman Study的她就常混在一起。

她在台灣當過幾年的記者,才到英國唸書,因此寫作業極有效率,同時因為個性強悍,她不會委屈自己,遇到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一定發難。加上笑聲很大,遠遠聽到就知道她來了。

可是,個性阿莎力的爆炸頭很料理吃的,比起我永遠的「一品鍋」(就是一個萬能鍋,什麼都丟下去亂煮),她的變化可多了,她會煎咖啡鬆餅、希臘式冰咖啡、烹調魚…….族繁不及備載,因此我時常會被叫過去試吃。

ㄧ年的碩士唸完了,我們在回台灣之前,結伴到德國、奧國、捷克玩了一圈。兩人住B&B,一路省減用。當時她早一步出發,就從義大利飛到德國,和晚一週從英國出發的我會合。當時我們約在德國科隆大教堂附近的小旅館碰面。展開為期二十一天的旅行。

 

她年紀比我大,雖然我個性算相當獨立,但總是在異鄉不知不覺中依賴她的冷靜,旅程中靠著她的精明,躲開敲詐的黑店,擺脫想泡東方女孩的西方色鬼。也覺得個性大姊頭的她,會像她自己曾說的,很難嫁掉。

 

 

「妳結婚,我就算熬夜截稿也要去看妳穿婚紗的樣子…..,」我站在轟隆隆響的工廠門口大聲喊。

 

 

「記得先投票再來ㄚ…….」她說。

 

 

這幾年,身邊的好友陸續走入家庭,成了太太、媽媽,幾次聚會,有些人甚至聊起了媽媽經,讓原本老師為主的同學會,談論學生的話題大轉彎,依舊單身、職業和大部分朋友不同的我,常常都是聽好友們抱怨學生的頑皮與束手無策。 偶爾貢獻幾個爛招給她們..

 

 

突然間,我打了一個寒顫。「爆炸頭以後會不會和我談媽媽經阿??????

 

 

這真的是太難想像的畫面了,有點超現實。但對一個走入家庭的女性主義者,我開始好奇爆炸頭的另一半,是誰收服的了她?

 

 

「百聞不如一見,」我心想。回台灣後,爆炸頭身邊也一直沒有伴,後來聽到她提到這個人,也總是雲淡風輕的帶過。不想讓聚會的場合成為男友拷問大會..

 

 

截完稿的中午,我趕去參加喜宴。放在樓梯間的爆炸頭婚紗照相當好認。她濃眉大眼的註冊商標讓我不會跑錯場子。

 

 

「看到了….,」那個別著花的男人應該就是照片中,站在爆炸頭身旁的牽手。

 

 

看起來比爆炸頭溫和。
頓時覺得放心了,覺得爆炸頭應該不難保持原本的自己,應該不會因為嫁人而變成我們不認識的她。

 

 

做電梯上樓,爆炸頭已經穿著白紗,刷著厚重的睫毛,隨著大眼一眨一眨,看起來有點疲憊。

 

 

「已經事先提醒,看到我不同於平常的穿著,不准笑….」她還在打起精神開玩笑。

 

 

「很漂亮拉,」我說。

 

 

九年的友情。人生至此,爆炸頭要轉彎了,還在獨行的我,深深的祝福她,換上小女人的禮服,也有個剛柔並濟的下階段人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