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妳們好嗎?

怡結婚一年,懷孕七個月了,是個快樂小婦人(好像週遭的友人都結婚生子去了,不是時機歹壞,怎麼還那麼多人趕著「成家立業」?);姿轉往日報,除了跑線,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作什麼;芳如願進入自己想去的出版社;融回學校當研究助理,菁準備出國,之前還在工作場合遇到她;至於我,看起來比照片上蒼老許多,果真歲月磨人。 那是一段令人懷念的時光。 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說穿了有點像「後學校時期」,我們都年輕,還很有「以下犯上」的勇氣。動不動就和老總吵的臉紅脖子粗,總覺得全天下自己最有道理,覺得老總「年紀大」,早跟不上時代。 面對我們這群血氣方剛、初出社會、嘴巴刻薄的小傢伙,老總總是遙遙頭,沒多說什麼,一副「不跟你們計較」的態勢。但他出手大方,只要和大家出去吃飯,從來都是他一聲不吭的幫大家把帳都付了,到現在我都還記得他站在櫃檯的微胖背影,雖然沒有朱自清父親的酣肥寬袖,但總有著對我們桀傲不遜的極大寬容。 當時,每週三截稿,結稿完多半過了午夜。大家很少直接回家,總是一吆喝,就往咖啡店、pub跑,有人開著吉普車,上頭擠著幾個人,也有幾個人自己騎車。我沒有駕照,總是姿載我,我們兩個同年,家住的近,她中文系畢業,卻有大姐頭的氣魄,碰到受訪者灌酒,她總是「誰怕誰」的喝,喝到受訪者怕到她。我則是一點酒都沾不得,這個習慣從大學到現在都改不了,到Pub裡喝果汁似乎是我的專利,連到現在的新工作,有一回採訪Bar的年輕調酒師,他一看到我,連問都沒問自動給我倒了一杯柳橙汁,一付「我懂,我懂」的了解的眼神。面對我驚訝的神情,「年輕」調酒師世故的輕描淡寫道,「縱橫」吧台七年,他也是「閱人無數」。 Pub裡,我們小傢伙一群天南地北不知天高地厚的聊,從對雜誌的定位、管理階層的不滿,零零總總老總才該擔心的問題,到搖滾樂、電影,意見不和還會互批兼吐槽。那時候起,從不聽搖滾樂的我,開始接觸搖滾樂,胡亂、沒系統的聽了一陣,這個習慣保持到現在,CD架上多了很多英式搖滾團體的專輯、和華麗搖滾天團「Queen」的專輯。彷彿持續聽,可以保有我對那段時光的回憶,但其實更多的時候,那是我對快逝去的青春尾巴的一種依戀。(寫這篇心情文章的時候,ICRT很湊巧的撥放著ColdPlay的歌,這是一個英國樂團,湊巧是芳介紹給我的) 離開那裡後,往後的職場轉換間,我似乎再也找不回那種「純真」的時光,倒是爾虞我詐莫名其妙多了起來,同事間也愈來愈冷淡,彷彿交集的第一順位都是因為競爭,連到KTV也忙著比看誰唱的好,似乎我再也找不著當時和那群人一起「聲嘶力竭」的開懷。 姑娘們,妳們都好嗎? 我們都選擇出走,離開那個允許我們恣意揮灑青春特權的羽翼,還記得老總曾告訴對職場轉換躍躍欲試的我們,「會後悔的」。 妳們後悔過嗎? 現在的我,無法回答自己。沒有離開,我不會好好去回憶當時的每個片段,也不會有比較後的惆悵和會心一笑。當然更不會有,我們各自歷經酸甜苦辣後的分享。 老總應該還是守著他那台好像永遠開著電視,手拿著遙控,像玩電玩似的不停的轉換著各家新聞台。他是第一個告訴我:他很享受自己工作的人,雖然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畢竟他是一個自己戲稱住在「女生宿舍」的男人(被老婆和兩個女兒包圍的唯一男人),壓抑已成為他的習慣。 我們都愛自己的工作嗎?是吧。不然,我們不會各自在職場上尋尋覓覓。 哪一天,當我們再見的時候,我會把牆上那張照片帶去,然後再拍一張…… 到時,我們還是要笑的那麼燦爛……..這麼約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