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身菸味

「快點,人都已經到了,」隊長催著阿勇。 「對不起阿,小姐,」隊長咪起眼,臉滿盡是討好。他是害怕記者的... 隊長屬於長年坐辦公桌的內情警官,燙的筆挺的襯衫裹著變型的身材,小腹微禿,不可能追的了人犯。比起隊長,阿勇身型削瘦,頭髮凌亂,穿著黑色牛仔褲,原本應該是白色的短秀T恤上沾滿了黃色的「塵土」,他眼神銳利,像鷹。 他慢理斯條的走進來,輕輕點個頭,目光不和我接觸。「你想要問什麼?」語氣既疏離又充滿戒備。「我想請你告訴我一些詐騙集團的事,」我沒有退縮,目光直直看著他。 阿勇是偵緝詐騙集團的第一把交椅。我,是第一次跑檢調的菜鳥記者。 我們的身後,其他外勤警官陸續進來,看著我這個陌生面孔,眼中充滿好奇。「報紙上都有案例了,」阿勇還是不願談。對他而言,我是全然陌生,全然不可信。我走近一步,不放棄。「我不想讀二手資料,我希望聽聽你的經驗,」我逼視著他,但心中越來越沒把握。他思索了一陣子,伸手比了一下椅子,示意坐下來談。 他其實不太會說話,不是屬於長袖善舞的公關警察。他善於和詐騙犯周旋。 「和你說話前,我才在監聽詐騙集團,」開口後,阿勇變的比較親切。 「他們非常聰明,知道人性的弱點,你書讀的愈多,欲容易被他們騙,」說著說著,阿勇點起一支煙。他順手遞給我一支,我忙著作筆記,沒看清楚他遞過來就忙著接,「嚇我一跳,我以為你真的抽煙,」看著我退回香菸,阿勇挑眉調侃我。 他很傳統,覺得唸過書的年輕女孩應該不抽煙。 「那些詐騙集團都從台灣登廣告徵人,召新成員到大陸工作,交上對岸七阿(女友),還可以把她們拉入集團,壯大聲勢,」阿勇吸了一口煙。 煙霧瀰漫裡,阿勇彷彿想到什麼,「我抽煙,不介意喔?」他望著和我之間隔著的一片煙牆。他說那是他高壓生活下唯一放鬆的方式,但那一片煙更像他用來在非高壓的生活、人際關係中,保護自己不要不知所措的方式。吸一口煙時,他的目光會暫時卸下警戒。 阿勇追的半輩子的犯人,四十歲的年紀,早可以轉內勤,像隊長一樣,出嘴就好了。但他不能,追犯人的生活就像離不了手的煙,他戒不掉阿。還是,這是他證明自己存在的方式?其實,阿勇沒有答案。偶爾,對著我這個菜鳥記者,他會咒罵一下政府立法的無能、上級的惺惺作態,但大部分的時候,他還算認真的回答我每一次的提問。 「不要錄音拉,」他按掉我的錄音機。錄音機讓他不安。過去曾被記者擺道,他對自己的話更加小心。他可以說,但不願讓人家知道是他說的。這似乎許多警政單位的通則,他們的說法是他們有發言的機制。但似乎,他們又特別愛暴料。 「不要寫我們的單位,」隊長在一旁提醒我。我笑了一下,似乎我有保護消息來源的義務。 阿勇還沒有結束談話的打算,他點起另一支煙。 「妳第一次跑警察局?」換他好奇起來。 「是阿,我發現你們都很愛泡老人茶,」我指了一下桌上的齊全的茶具,這是我在幾個警官辦公室看的共同景象。他彈了一下煙灰,露齒笑了一下。 「下一次可以讓我和犯人碰面聊一下嗎?總不能只聽警察的意見吧?」我試探性的問他。「這不是很容易,實際上是不允許,」阿勇猶豫了一下,不置可否。 台灣的詐騙案可以說是世界之最,問起周邊友人,沒接過詐騙電話或是詐騙簡訊的,才是稀有動物。 這個社會正在不正常的扭曲。 阿勇說這是「人貪人笨」(台語)。「這是我抓的一個犯人告訴我的,你說他們是不是很了解人性?」阿勇起身。「有問題打給我嘛,」他動手在我的筆記本上寫下他的手機號碼,嘴裡還刁著煙。 煙散去後,他又恢復原先的戒備和鋒利,快步離去。我一個人走出警局,像回到另一種常人的時空和現實。 走向公車站牌,警局的壓迫感在我的身後慢慢散去,散不去的是阿勇留給我的滿身煙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