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憨人大夢

曾經,開車進屏東,放眼望去街道上是一排排高聳的椰子樹。 當時還流行一句話,「兩顆椰子樹,養一個大學生」。椰子,曾經是許多生活在土壤貧瘠的屏東農人的希望。但加入WTO後,椰子開放進口,大量東南亞椰子流入市場,情況完全扭轉,椰子被列為最不具競爭力農產之一,曾經大力獎勵種椰子的政府,竟變成補貼椰農廢耕,許多椰農忍痛鏟掉椰子樹改種檳榔樹。 當時,在台北作貿易的龍仔,放下自己是股東的公司,回鄉「捍衛」岌岌可危的椰子。 「同事罵我笨蛋,回來搞農業,家人不諒解我,覺得我怎麼那麼懶,放著公司不顧,他們很奇怪ㄟ,這是我想做的事阿,」坐在自家前院,頭髮已禿一半的龍仔憨憨的列著嘴抗議著,但這樣的話聽起來卻格外令人心酸。 問他為什麼對椰子這麼「執迷不悟」?他又一臉憨厚的說,「我受惠於它阿,以前我上學繳註冊費都靠它勒」。小時後龍仔家裡種椰子,比起鄰家小孩,「別人打赤腳,我們穿皮鞋,」對小龍仔而言,椰子就是「神樹」。 回鄉後,龍仔不斷思索為椰子找出路。「他真的是整天滿腦子椰子,」一位長期和龍仔合作的屏東科技大學的副教授私下告訴我。龍仔自己的形容更妙,「植物和人一樣,你對它好,它就對你好阿,」他眼裡,有生命的東西就有靈,「我每天想它,它的靈感就會跑到我身上」。 這麼形容並不過份。龍仔不久之後,發展出剝殼椰子。 他觀察當地椰農賣椰子的生態,發覺屏東椰子之所以賣不好,有因可循,除去價格,當時國內椰子厚重的外殼,根本放不上超市架子,大家只能在路邊買,還得當場現剖,汁液橫流既不方便又不衛生,四處亂丟的椰殼還造成環境問題。龍仔於是發展出一套模式,在產地剝椰殼,壓碎製成培養土,剝完殼的椰子則北上販售。他還開班教當地椰農正確的剝殼方式,完全不藏私。 這套現已成為國內椰農的產銷模式。「但當時他們都罵我,他們種了四十年椰子,椰子光賣就很難了,還剝殼,工錢找誰拿阿?」回想當時,龍仔哭笑不得。 但龍仔這套很快便被國內廠商偷師,他們將整批椰子送到東南亞剝殼再回銷,將價格壓的更低。「這很像在跑五百公尺,跑到一半,別人從旁邊犯規插進來,」龍仔的老實,真拼不過奸巧的商人。 但有時憨厚之人,似乎更執著於自己的初衷。也或許他清楚明白,自己沒有反悔的本錢,一旦決定這麼做,只能往前。 龍仔沒洩氣太久,又開始絞盡腦汁開發椰子加工食品。不過,對椰子幾乎是失去信心的椰農們並不捧場,「大家在一邊看,好像我在耍布袋戲,一個人在那裡演,」龍仔有點說不下去,「沒辦法,我始終就是放不下,」在他有點混濁的雙眼中,我看見那拼命隱忍的淚珠。 像龍仔那樣憨直倔強之人,怎麼可能輕易讓人看見他的淚水,更何況是我這種初次見面的外人,那代表一種示弱。 一個人,他緊抓著屏科大老師,他在地僅存屈指可數的「盟友」,堅持開發各種可能,一道道椰子餐點、椰醋,還有利用椰肉纖維作成的「白鮪魚」,一樣樣出現,其中吃起來有生魚片的口感的「白鮪魚」,還成功外銷日本。 現在,龍仔開始有結盟合作的椰農和加工廠商。「讓其他椰農慢慢看到,我們是怎麼做出來的,」龍仔在我面前得意洋洋的展示產品,每一樣來龍去脈他都熟到不能再熟。 儘管滿臉疲憊,但蹲在一棵小椰樹旁,他的姿勢像是一個看守者,龍仔沒打算放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