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安息

那夜,我像在趕什麼似的,歸心似箭,沒有任何原因,原本我是這麼認為。 我匆匆結束工作,趕上差兩分鐘就開的莒光號回台北。 進了家門,當時的我,全然不知,接下來的我將遭遇什麼, 我正放鬆心情,吹著半濕的頭髮, 電話鈴響, 「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吹風機聲的吵雜中,我聽到母親比平常高好幾分貝的聲調。 心頭一驚,我丟下吹風機,「發生什麼事?」我問著慌亂更衣準備外出的母親。 「外婆有問題,」母親匆匆丟下這句話,就衝出去。 三天前,我和母親一起去看外婆,當時,正在看電視的外婆,一如往常,喜歡拿起她的手摸摸我們這些孫子、孫女的臉,可以感覺到她手掌的溫暖。小時後,外婆和我很親。外婆中風前,非常獨立,常常一個人東奔西跑的到處住在不同的孩子家,從彰化老家上台北時,總是大包小包,非常寵我們這些孫子。寒暑假到了,她會陪我們玩撲克牌,或是三不五時買一堆養樂多冰在冰箱。外婆非常愛講話,總是有辦法在一個陌生環境中,聚集一群人聊天,天生有一種溫暖和隨和的氣質。 快要午夜,剛出差回來,我卻完全沒有睡意,胃有點抽痛,但比不上心中的焦急,「外婆可能撐不過今晚,」剛進門,母親匆匆拿了一些證件,又準備回醫院。 母親不讓我跟。嘴上說我明天還要上班,心裡其實怕我情緒失控。「你在家幫忙打電話聯絡,」母親試圖把我留在家。但這樣其實更難受,因為我開始害怕接到任何一通電話。害怕那一通電話可能帶來的消息。 電話在清晨兩點的時候響了,那頭母親語氣放鬆的說,外婆醒過來了,精神很好,到處找人想起身說話,「你放心,趕快睡,等下要上班」。我躺到床上,想說,外婆每次總是撐過來,這次也應該不會例外。可是,我翻來覆去,無法入睡.四點鐘,電話鈴再次響起,這次母親卻語氣沉重的告訴我,外婆正在裡頭急救,「非常不樂觀」,我的胃抽痛。 「聽說外婆走了,」五點多鐘,我接到的是從美國打電話回台灣的阿姨。 「可是我沒有接到媽媽的電話,」我慌亂的撥著母親的手機號碼,「媽,外..外婆呢?」這句話我結巴了,因為不知道怎麼問。 「外婆走了,」母親情緒失控的抽畜。 這時候,我只有感覺到痛,但分不清楚是胃痛還是心在抽痛。 六點多,天已經亮了。世界上少了一個我摯愛的人,但朝陽的光照在身上還是那麼的和绚,感覺很諷刺。這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眼淚,但麻痺的腦袋及雙手,只能無意識的收拾著包包,準備上班,「今天還有採訪」。 在公司,我照常和同事談笑,她們問我紅腫的眼睛和鼻音是怎麼回事,我說這是一點點小感冒造成的,無大礙。我照原進度,採訪完受訪對象。 隔天,我到了外婆放置牌位的地方,看著外婆的牌位,我只能征征的站著,嗚著嘴無言的流淚,因為,我無法想像,三天前那雙溫暖的手,那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和身軀,現在只剩一張照片和一座牌位。 我無法克制,不斷的逼自己重複的回想每段和外婆一起生活的片段、對話,我回想她愛穿的衣服、鞋子、愛拿的手提包,她的口頭禪、她的習慣,我害怕遺忘,害怕這些記憶會隨著外婆的過逝而消失。 我的桌上一直放著一張外婆和所有孫子孫女的合照,十多年前照的,那時大家都還好小,我才小五。那時,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外婆也會離開我們。 十年前,外婆因為子宮頸癌、糖尿病併發中風,其實,多少有心理準備,外婆可能隨時會走,只不過,沒想到,當這一刻真的來臨的時候,還是令人難以承受。 我更沒有想到,原來真正的痛,是封在心中,別人無法進來分擔,我也無法釋放。 此刻,我只能安慰自己,外婆是在沒有什麼痛苦的狀況下,安祥的離開。或許,我再也看不到她了,但是我還有那些記憶,這些會一直留在我心中。 我的外婆,生於民國六年,卒於民國九十四年九月十六日,享年九十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