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是群待宰羔羊

*轉貼之前收到的原始信件: 媒體界的朋友大家好 轉寄來自就近在立法院關注的環保團體先進的微弱呼聲 將有一場財政與生態環境災難的法案預算即將通過 (詳見以下記者會說明) 從八年八百億暴增到一千四百多億的分贓法案 請明天有空的朋友或是對不同朝野政黨的立委/媒體有管道的朋友 想想辦法吧! 在這樣的讓他們亂搞下去 台灣實在是很難讓人樂觀 綠盟建志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林聖崇 To: Undisclosed-Recipient:@msr21.hinet.net; Sent: Wednesday, January 11, 2006 8:23 PM Subject: 魔鬼總動員─新聞通知--歡迎傳閱及到場關心 立院集體分贓, 治水預算暴增為 1,416 億 ,立委主張 免環評 ,環保體制崩潰! 〈新聞通知〉 時間: 95 年 1 月 11 日 (四)早上 10:40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 106 貴賓室 說明: 行政院 8 年 800 億治水特別預算,在選前被在野黨視為綁椿工具而遲遲不肯通過。然而在選後的這個會期,國民黨、無黨聯盟竟強力加碼, 乘火打劫 把原住民、偏遠地區、離島地區以及「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特別條例」等治水 方案綁進特別 預算,於是治水預算就暴增為 1,416 億,而且極可能在協商通過。 更誇張的是: 國民黨立委賴 世葆竟 提案於水患治理條例中明訂: 「 免環評」 , 一旦通過將是台灣的一場大災難。 這是立法院群魔共舞,魔鬼總動員,葬送台灣未來的分贓!需要人民共同監督! 出席立委:(立法院永續發展促進會) 台聯黨.賴幸媛委員 民進黨.田秋 堇 立法委員 出席單位與代表: 台灣綠色和平組織會長.林聖崇 泛紫聯盟 召集人、台灣促進和平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 台灣生態學會台北工作站主任.廖本全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文魯彬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祕 書長.陳建志 看守台灣協會研究員.謝和霖 *轉貼豆腐魚文章 在「誰要出來選台北市長」的新聞浪潮、「顏清標娶媳婦擺1500桌」裡,立法院昨天通過「水患治理特別條例」。去年夏天台灣水患頻傳,民進黨政府提出「8年800億治水」就已經引起一些環保團體的反對,而現在立法院還從「8年800億」加碼到「8年1410億」,將近兩倍的double方式追加預算。 大學念政治系時,從來都不知道立法院可以幫行政機關加碼預算,因為國會必須對行政機關行監督權,怎麼還反過來加錢給行政機關?而且中華民國憲法明定「立法機關不得為增加支出之議」,國民黨黨主席馬英九去年行憲紀念日發表的大作「行憲而非制憲」還歷歷在耳,怎麼不到一個月就讓追加預算的作法強渡關山?「維護中華民國憲法」的黨魂在哪?看來這種追加法真的要債留子孫了。不過,這年頭大家都不太生小孩,所以這新聞可能對大家也不痛不癢,反正「債」是那些有生小孩的人的子孫要揹的。這個早晨讀著這樣的新聞,突然能體會之前陳玉峰老師為何會那麼沈痛的寫給民進黨一封公開信,還有也瞭解高雄教師會的李根政老師這兩天發的動員信,為何向來理性的他,會寫出那樣情緒的標題。 這兩天信箱裡還躺著彰化環保團體的朋友們寄來的,彰化新任縣長卓伯源將力促「台塑」到大城工業區設廠的消息,他們很無力也很憤怒,長久來「反彰工電廠」的努力也白費了。這些環保團體對彰濱的監督,並非是浪漫式的想像,而是對環境永續的堅持。突然想起,以前聽Lupin說過,每到冬天東北季風會將台麗的污煙吹降、覆蓋在彰化市上空,可是台麗也提供不少就業機會。我想,這當中是可以找到一個共存的平衡點,而這幾年越來越多社運團體也腦力激盪出不少跳出零合思維的作法,而且不少是可以節約預算的。但是我們的政府從地方到中央,在官僚思維、利益勾結裡又願意聽進去多少?這次連立法機關也加入亂搞,用「灑錢」來掩護自己的派系、樁腳的利益輸送。 1410億的人民血汗錢這樣灑下來,到底能解決台灣多少水患問題?最後可能又是在「防洪」思維裡被一堆工程分食殆盡,而非從根本的水土保持、工業影響大氣環境變遷上著手治本。 腦海中突然湧現一個畫面,颱風來了引起水患,淹沒了住在山上的原住民、作農的人民、和住在海邊低窪地的人們,水裡都是他們辛苦繳納的1410億血汗錢。而那些官員、民意代表不分黨派坐在遠遠的高勢處,拿著各式機具,巧費心思網住水中漂流的1410億。 【轉貼相關報導】 中央社「立院通過治水條例 經費8年1160億元」 中時「800億→1410億 治水條例 變相肉桶分肥 陳嘉宏、呂理德/分析報導 2006-01-14 04:00 立法院會最後一天,八年八百億與石門水庫兩大治水條例意外闖關三讀!這個被朝野立委形容為「保命法案」的特別條例,事實上,卻紊亂預算法制,以綁樁分贓為取向,十足的肉桶分肥法案。可說是集幾年來立法與預算編製惡例之大成,早已失去水患治理的嚴謹性。 新條例變更了原行政院版本中的執行機關與立法目的,從原本中央機關主管、地方執行的模式,改為中央主管、中央各部會執行的模式,地方縣市政府淪為受委託單位。以地方人力物力之匱乏,這樣的改變,固有中央強勢貫徹治水的用意,當然也讓朝野立委「就近看管」預算編列與執行方式。以立院目前生態來看,更可能淪為方便就地分贓。 事實上,這套特別條例,還沒經過行政單位精算,就「算」出治山防洪要一百六十億,以及五十億的下水道經費,當然與朝野立委「提供資訊」有關。 新條例也改變了特別條例的立法目的,將原本的水患治理擴及到區域排水、農田排水、雨水下水道及治山防洪的水土保持。農田水利用以擺平農業縣立委,雨水下水道用以分封給都市立委,治山防洪預算用來擺平原住民立委及無盟;所有的立委與黨團雨露均霑,當然成為一部縱橫立法院、所向無敵的綁樁法案。 這樣的結果用「先射箭再畫靶」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必然箭箭射中紅心。不過這個紅心是立委諸公們所要的紅心,是否能治水倒是其次了。 台灣水的問題,並不全然是地區性的問題,也與全球氣候變遷有相當大的關連。過去一場雨頂多是四、五百毫米,但現在一場雨動輒上千毫米。目前國際間治水的新思維是:工程與非工程治水雙管齊下,由整體國土利用角度,不與天爭,不與水爭,趨吉避凶,與大自然和諧共處。但現階段的台灣治水卻完全只見興建抽水站與堤防。即使在地層下陷地區,也還是同樣的思維,未見對如何禁抽地下水問題,提出根本解決之道。這樣的治水,非但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想要揮別水患也有困難。 行政部門計畫有問題,立法院預算審查更有問題。憲法明定,「不得為增加支出之議」,不過,從前年將五百億的擴大公共支出特別預算增加到五百八十四億開始,立法院以特別立法,加碼行政院預算的作法已成常態。國會將行政部門的預算越審越多,簡直成了民主奇譚。朝野競相慷國庫之慨,難保治水不成,又重現重大公共建設浪費的窘境。(中時電子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