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兩年前 二二八

二○○四年,二月二十八日。 早春的午後,吹起一陣似乎嫌早的暖風。但空氣中漫著一陣興奮,隨著太陽的熱度升高。至少,平常不太找大家一起參加活動的父親是興奮的,他吆喝著大家穿上好走的布鞋。 那天,「二二八牽手護台灣」。父親覺得應該要走出去參加,他認為,那是一種他能夠負擔得起的表態。這也是我第一次和二二八發展書本之外的關聯。 二二八。對我來說,代表受難的符號,很幸運的,我們家族中沒有人被烙印下這個印記。但對於這個事件,直到讀大學,開始接觸台灣文學和相關的論述,才有進一步接觸的機會。看了部分受難家屬的口述歷史、文學作品,才能慢慢意識,學校教育對於「歷史」,選擇性的加強或是與以輕描淡寫,且直至今日,仍不敢對自己說,我已明白整個事件的原委始末。 時間一到,由遠方傳來一陣號角聲,伴隨一台摩托車呼嘯而過。 霎時,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好幾萬雙手緊緊的相握,圈成長長一串人龍。「我想尋找什麼?或者,想捍衛什麼?又或者,一群又一群的相識而笑的扶老攜幼,他們相信什麼?」我仍記得,執起臨人的手,我心中閃過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問自己,也問和我一起執意和這次活動發生關係的人。 隔壁老阿桑抓著我的手緊緊三秒鐘,我在她眼中看到滿盈的淚。緊握的雙手,她在尋找一種認同,在確認還有人和她一樣,相信過去一段歷史的存在,渴望終有一天的釋懷。 兩年後, 今年的二二八,少了美麗的陽光,少街頭的激昂。但歷史不是在激昂中被高高的提起卻草草的放下,而是能夠被細水長流的訴說,能夠被記起,能夠被了解,有心懷謙卑的歉意,才有伴隨釋懷的寬容。 那麼樣一天,我希望,是逐漸在靠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