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明信片故事 part 1

「如果可以,我想再去一次德國,你勒?」我披頭散髮,問著身後的男理髮師。 「我想去希臘,想了很久,但沒有一次實現….」理髮師手上的銀剪刀從我眼前飛過。 「還好,我不是唯一常常不能成行的人,」望著鏡中專注的理髮師,心中OS。 其實,我很愛旅行,在我書桌前是一大片明信片牆,多是過去旅行各地買回來貼的。常常,我望著它們,過去的畫面,就像一部公路電影,流轉在一張張明信片間,許多被遺忘的回憶、青春歲月,措手不及,就這樣撞回心中。 那張New York的明信片,裡頭是九一一被撞毀的World Trade Center 雙子星塔。這兩棟已經消失的摩天樓,我還記得當時站在樓頂鳥瞰整個紐約市的膽戰心驚。 一九九六年夏天,大一暑假,我隻身前往位在費城的賓大(U.Penn)語言班,那時遊學團不盛行,我也討厭跟著一群人一起,於是自己丟申請書到學校,就這麼拿起行囊坐上飛機。書本外的紐約好遠,飛了十九個小時,飛機才像是心甘情願的降落在紐澤西附近的紐瓦克機場。 在紐約和費城,我第一次看見大人溜直排輪上班、第一次吃到Bagel抹上起司奶油,第一次用蘋果電腦、和德國人下了五盤五子棋卻全輸,住在U Penn 附設的International house,謊報自己超過十八歲,嚐到身平第一罐Bubweiser啤酒,和拉丁美洲的同學混進費城當地很local的小酒吧聽黑人唱爵士。「Elaine, you have to try at least once to say that you’ve been to Philadelphia….,」同學拉著我,來費城不到當地酒吧聽爵士,等於沒來過。 在費城和紐約間穿梭,住了兩個月,我一直記得宿舍外那座哥德式教堂和我的窗戶平行等高的尖頂。沒有下雨的午後,總會有三三兩兩長的像鴿子的鳥飛過。 紐約和費城等於我的美國夢,是我跳出美國文學、好萊塢電影,第一次扎扎實實站在美國的土地上,體驗城市的節奏和空氣的味道。也可能因為吃太多Bagel和漢堡,回台灣時腫了一圈,當時的我真的能體會,為什麼美國胖子那麼多,我才住兩個月就這樣,那些長年住在那裡的人,對於食物是沒有辦法選擇的。想想看,當每個街角都有「唐先生甜甜圈店」,三不五時都有折扣,這不是一個很大的誘惑嗎? 我的美國夢很快就被歐洲給取代。就像那張New York City的明信片,被排擠到大片牆的最邊緣。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