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玫瑰古蹟裡的永恆愛情

舞過自由 舞過愛 「蔡瑞月:不怕跟一個瘋狂的舞蹈家在一起? 雷石榆:不怕,而且高興,而且願意。 能和跳舞的瘋子在一起,在一起結婚,是我這輩子用傻勁寫詩修來的…… 雷石榆:阿月,阿月,妳自由的心靈,也讓我自由,還讓我奔放、自在。 蔡瑞月:我們永遠不要分開……」 -汪其楣《舞者阿月》 一九九○年,中國 保定車站。 六十九歲的阿月,蔡瑞月,望著月台上就近在咫呎的摯愛。 年近八十,白髮蒼蒼、背已微駝的雷石榆征征地佇立著,一雙眼不斷地尋找、拼湊著記憶中,令他魂遷夢縈的飛揚身軀與清麗面容。 從沒想過要經歷這麼多磨難、要從年輕等到白髮,阿月舉步艱難地朝著雷石榆走了過去,深深擁抱她心愛的丈夫。 這場遲來的再次相見,她足足等待了四十年。 時光倒回一九四六年,戰爭剛結束,百業待興。在日本學舞的阿月搭上最後一班開往台灣的「大久丸」貨船,乘著海風回到故鄉。回到台灣,阿月幾乎是立刻展開巡迴表演,任何地方都可以是她的舞台,糖廠、學校、軍營,甚至是監獄,都有她翩然飛舞的身影。 她愛極了舞蹈,彷彿是生命的本質,讓她發光發熱、走出困頓,所以她不願放過任何可以跳舞的機會。 舞蹈,也讓阿月遇到一生的摯愛。 「雷石榆:這麼輕柔的聲音,發自這麼豐富的身體。我在心裡讚嘆她藝術上的專門和鍛鍊,我也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被她煥發東方與西方美感的身體、眼神,和靈魂吸引。 蔡瑞月:我拿出他的詩集仔細的讀,中國字,有的字不懂,但詩的意思了解。一首一首讀下去,彷彿我慢慢看見了他這個人……」-《舞者阿月》 雷石榆在長官公署交響樂團當編審,和阿月一樣留學日本。兩個同樣天真的理想主義者,在舞蹈發表會後台一見鍾情。雷石榆才華洋溢卻孑然一身,身上唯一值錢的舊錶,他拆了下來當作定情物送給阿月 。 婚後雷石榆常常用腳踏車載著阿月,穿梭在日式宿舍前的幽靜小路。熱情的雷石榆有許多好朋友常常造訪這座「詩人的家」,像楊三郎、魏子雲、藍蔭鼎、呂赫若、龍芳等,幾乎是藝文人士匯集的「沙龍」。阿月更把雷石榆為她佈置的小家庭當成舞蹈社,專心的在舞蹈上揮灑創意。笑自己跳舞像機器人,雷石榆卻為他全心全意欣賞的妻子,一筆一筆畫下跳舞神韻,更為她寫下動人的詩句: 「假如我是隻海燕,永遠不會害怕,也不會憂愁, 我愛在暴風雨中翱翔,剪破一個又一個巨浪, 而且唱著兒歌,用低音播送愛情的小調, 但我的進行曲,世間也沒有那樣昂揚……」-雷石榆《假如我是一隻海燕》 一九四九年,基隆港籠罩著白色恐怖的陰霾。因為一封邀請函雷石榆遭到流放,正和一列列「犯人」一起被押上船。阿月告訴即將離去的丈夫,此刻自己不能和他一起到香港,她得回家辦一場告別演出,再帶兒子雷大鵬到香港和他碰面。天真的阿月卻沒想到,船開出港後,留給她的是四十年的空白守候,以及接踵而致的牢獄生活和長期監控。 現實的困頓沒有將阿月閉鎖在窄巷,她用舞動的身軀翻閱過高牆,即便是火燒島的監獄,她也試圖在編舞的過程撐過人生的黑暗。 人生無常的大喜大悲,戲劇化的全集中在阿月身上,卻未曾磨損她對生命的熱情。 她將這份熱情轉化為舞蹈,奔馳在有光有熱的舞蹈世界。尤其是一九五三年成立的「中華舞蹈社」,這裡點燃了少年林懷民憧憬舞蹈的燎原星火,更上演起一幕幕飛躍著青春軀體的現代舞蹈故事。 阿月像雷石榆筆下那隻輕盈的「海燕」。「如果我自由的翅膀已剪除,靈魂的翅膀仍然存在;我的身體被拘束,我的內面仍像一隻幼鹿奔跑在樹林內,」阿月只用這麼樣一句詩輕輕帶過過往的苦難。 保定的月台上,人車聲熙來攘往。深刻與釋懷的擁抱中,阿月與雷石榆各自回到記憶中的彼此,那是清俊的詩人與嬌美的舞者……. 愛情已經昇華為對生命的執著與信仰,而成為一種永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