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流浪的吉普賽女郎

母親節前夕的周五,已經連續加班一個月,整個小工作室裡的一夥人,神經都很緊繃,project leader決定放大家一個週末的假期。 「哪裡可以喝啤酒阿?」坐在我對面的阿芳立刻丟出一句話。這句話一拋出來,整個工作室立刻漾起Friday night 的氣氛(我覺得自己都快要忘了這種氣氛…..)。 「怎麼樣,有沒有人要算一算?」阿芳接著拿出她的塔羅牌,除了我之外的兩個同事立刻舉手(從小到大,我不給人家算命的, 就連到廟裡也不抽籤..膽子太小..)。 這一年多來,我遇到許多有意思的人。自己的生活平凡、平淡,甚至到了無味的地步,但因為這些人的豐富和精采,我很投機的抓到了他們光與熱的尾巴,分享了他們片刻閃耀的人生。「這是當採編的剩餘價值吧,」我心中總是忍不住這樣想,特別是當遇到像阿芳這樣的人。 四十二歲的阿芳,和我一樣屬蛇,但整整大我一輪,是一個資深攝影師,在台灣女攝影還不多的年代,非科班出身的她,就吵著要家人給她買一台單眼相機,想學攝影。順利當上攝影記者後,她又三進三出大雜誌社,她向家人要求,想到法國唸書,才能讓自己的技巧更精進,老家在雲林台西,老父親賣冰箱,不算富裕,但她一提出要求,家人又努力賣冰箱為她籌錢。年紀一把了,還到藝術大學當學生,為了就是要圓到印度拍紀錄片的夢。「我很任性,真的很任性,」阿芳口試的教授一聽到她的拍片計畫,直接不屑披頭就說,她實在「太天真到無可救藥」。 通常這種人並不自覺。她們通常選擇直挺挺的往前衝………… 照阿芳自己的說法,她說自己很笨,作什麼都做不好,年輕的時候,自以為拍照拍的好,是她唯一作起來不顯得笨的事,就找了這樣的工作,但變成工作後,卻又開始覺得自己變笨,工作又都做不好。我說她根本就是自我要求過高,才會有這樣的掙扎。 第一次見到阿芳是一年前,在師大附近的星巴克,她正在幫一位資深同事算塔羅牌,留著我這種懶人一輩子都留不到的長髮,記得我公司的男同事瞄了我一頭百年不變的短髮質疑我:「妳是不是沒留過長頭髮?」我還回了一句:「大學時,我如果哪天褲子全送洗,穿了裙子上課進社辦,社團裡的男人們全用我是不是吃錯藥的表情看我……還留長髮勒….」。阿芳長髮披肩,一雙和貓咪一樣亮的眼,常常會在你不注意的時候,上下打量你的表情,直到你發現時,她又立刻把頭轉開。當時天色已暗,星巴克的燈下,在我眼中她變成一個「吉普賽女郎」。 「吉普賽」…..這三個字對我來說,代表掙脫束縛、代表自由的四處遊走。阿芳的確很像,她衝撞著為自己的夢想爭取自由,從大公司的羽翼下出走,寧可在夢想與商業之間流浪,讓商業邏輯下的作品成為支撐她完成夢想作品的經費。「這招可一點都不笨,」我這麼告訴阿芳。 好比這個要命的project,我們一組人馬深陷在二十五年圖片、文字堆裡面,在這十五萬筆資料中翻攪、尋找、下判斷、賦予意義,一陣又一陣的塵土飛揚搞的大夥兒灰頭土臉,外界太多的期待、不看好、耳語,企劃一改再改,建構、解構、再建構。在一個下大雨的午後,我們終於來到龍山寺,祈求神給我們多一點信心。阿芳還是一抹輕鬆自在,在大夥沒力時,天外飛來一筆她到印度拍片時的笑話趣談,把大家笑的七葷八素。這時我又覺得這個看似任性的吉普賽女郎,似乎又挺體貼、善解人意。 在媒體的行業裡,常常覺得,不知道別人和你成為朋友是基於什麼?或者圖什麼?常常你以為別人純粹是因為和自己臭味相投,所以願意接近你,但往往最後卻又殘酷的發現事實並非如此,所以我向來最珍視學生時代的友人。 阿芳算是在這個圈子裡遇到的例外,總可以在她的直言直語中,發現消失已久的真誠,就連「坳」我算塔羅牌也據實以告,「妳今年沒有愛情運…..」,她拍拍我的肩膀,為我感到惋惜。阿芳,有時可以不用這麼老實,ok?? 十月份,阿芳又要準備動身拍片,「怎麼辦,怎麼辦,我都還沒開始規劃阿…,」和大夥一樣,還陷在此刻project的焦慮中,阿芳哇哇叫的抱怨了一陣,但我相信,常常說自己很笨的阿芳,最有自信的就是在鏡頭後的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