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螺絲變臉—小池裡當大魚

早晨八點剛過,岡山省道旁小巷中的廠房傳出轟隆隆的聲響,曾獲小巨人獎的安拓實業,生產線上的特製螺絲一顆顆掉進半滿的貨斗,這批貨等著出給遠在美國的客戶。   岡山,在台灣人心中是羊肉爐、豆辦醬的代名詞。但岡山螺絲,卻是世界各地基礎工業的結構支點。 半世紀前,岡山出現全台第一間螺絲工廠「春雨」。之後,台南仁德,三星科技創辦人李淵河發明製造速度最快的螺帽成形機。至今,由春雨、三星繁衍出,高達一千兩百多家中小型螺絲螺帽廠、線材、機械設備、模具廠,當中七成,分布仁德、岡山、路竹一帶,建構出全球獨一無二的「螺絲巢」。 2004年,從這裡產出的螺絲達一百六十萬噸,佔全球產量的十三%,當中一百四十萬噸外銷世界一百四十國,以二十三億美元出口總值,登上世界第一外銷國。從迪士尼樂園的洗手間到德國高級雙B轎車,都有台灣螺絲的影子;在美國,每兩顆螺絲,就有一顆台灣製。 「螺絲巢」靠著聚落完備的上下游體系、專業分工和國外競爭。「他們不靠單一企業打世界戰,靠一個產業戰鬥體,快速、彈性、專精,」中衛發展中心總經理蘇錦夥觀察。 但,這樣的優勢正逐漸逆轉。 這幾年,因土地成本、市場考量,台商帶著技術跨海到中國大陸及東南亞設廠。「現在是『後有追兵』,」金屬工業中心專案經理戴佑政形容。 根據螺絲螺帽公會統計,台灣已有三十%的業者外移。像晉億集團在中國大陸打造螺絲王國,原本台灣聚落分工模式,在對岸全由集團一手包辦,還有自己的碼頭運貨,打規模及價格戰,成為全球最大的螺絲公司。 晉億的崛起,反映出明顯的此消彼長。中國大陸在2004年,首度躍居世界螺絲螺帽第一大生產國。 大環境丕變,台灣螺絲業如何找回競爭優勢?「找出生存優勢,作一尾小池裡的大魚,」一位工業局官員堅定的說。 *打破削價思維 挑戰新領域 過去,螺絲業者比量、比價,搶單衝業績,卻犧牲了獲利。 曾經,全世界十顆螺絲螺帽中,即有一顆來自台灣三星科技。但三星四、五年前便發現,公司雖然產量一個月可衝到九千噸,卻不賺錢。「我們是用賓士車作計程車的生意,」一位三星科技的高階主管深感矛盾。 二○○四年,二十大工業國螺絲螺帽平均單價一公斤二.四七美金,台灣只有一.六九美金,在二十國中排名倒數第三,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僅贏韓國和中國大陸。「我們的對手不在大陸,在歐美,」曾到美國拉斯維加斯五金展,看著日本和歐美製的螺絲,動則高過台灣三倍的價格,竹華工業經理林銘房有感而發。 竹華工業,三十多年前是路竹的養雞大戶,後來轉作螺絲,一百多人的規模雖不大,卻一反同業拼命找機會外移,只在台灣設廠,不但不擔心被邊緣化,還維持每年推出十五至二十%新產品的實力。 十年前,原本代工螺絲的竹華和國外汽車扣件廠成為夥伴,在不影響一般碳鋼螺絲產能的前提下,在近百台的螺絲成型機中,挪五台機器嚐試研發技術等級高的汽車扣件和工業用扣件。相較於這兩年政府喊出螺絲界往高附加價值轉型的口號,竹華腳步快很多。 從研發、製程、管理,每一環都紀錄追蹤,國外扣件供應商再測試,沒問題才正式下單。「將近五到八年都沒有什麼單,體質好的公司才有辦法這樣撐,」林銘房說。 竹華現階段一個月產能達一千七百五十噸,光這些比一般螺絲價格高三成的汽車扣件和工業用扣件,加起來占產品比重已高達七成,2005年初,還通過中鋼審核,成為汽車扣件研發聯盟的成員之一。 往高附加價值走,是必然的路。 世界第一大不銹鋼螺帽廠路竹新益,在同業身陷價格戰時,便像一支低調的拓荒隊,另闢獲利蹊徑。 路竹省道旁,路竹新益工廠裡瀰漫一股濃厚的機油味,打赤膊的師父專注盯著成型機不斷掉落的不銹鋼螺帽,一個月最高紀錄有兩千噸,遠到德國火車上,都看得到路竹新益的螺帽。 四十年前,路竹新益成立後不久,許多陸續從春雨和三星出來自己開業的碳鋼螺絲螺帽業者,陷入過度競爭。 但幾十年來,一家汰換過一家。三百多人規模的路竹新益,卻一直是淘汰賽的旁觀者。「大家在碳鋼螺絲螺帽裡混戰,新益很聰明,轉作不銹鋼,當時根本沒人作,」同業透露。 不銹鋼螺帽技術門檻高,製程複雜,一般碳鋼螺帽一星期可以完成的製程,不銹鋼要一個月,但價格卻是一般一公斤二、三十元碳鋼螺絲螺帽的三倍。十五年前,不銹鋼市場上出現愈來愈多進入者,路竹新益當機立斷,將原本不銹鋼一般螺帽外包代工,自己投入技術門檻和安全性要求更高, 同時毛利也更高的衛浴、瓦斯、機械設備等不銹鋼特殊件的研發。 二○○四年十二月,出現百年難得一見的冬颱,路竹新益在廠房裡舉辦週年慶,外頭大雨滂沱,廠內席開百桌,客戶、代工廠冒雨捧場。「面對大陸競爭,當年如果沒轉型,現在會更辛苦,」內部同仁坦言。 *成為供應鏈的亮點 管理學巨擘彼得杜拉克在《管理的責任》一書中指出,中小型企業必須找到一個特殊利基,讓自己搶佔最有利位置,才不會在市場上被邊緣化。 像從路竹搬到岡山本州工業區的芳生螺絲,得過國家磐石獎,專門生產內六角螺絲,四千八百種不同尺寸的螺絲運用到重工業、機械等領域,成為內六角螺絲產品線最完整的公司。安拓實業還和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合作,專注在特殊扣件研發及生產,希望維持技術領先。 規模拼不過別人,便要成為一個別人無法忽視的「亮點」。製造獨特性,成為供應鏈上無法被替代的對象。 以穎明工業為例,專作難度最高的汽車扣件,同業不容易進入,訂單穩固。 高雄湖內鄉不如岡山熱鬧,就像落腳在此三十多年的穎明,低調卻「惦惦吃三碗公」。 夕陽照著穎明新廠,廠內一年產出近一萬噸汽車扣件的生產線正趕著訂單。「作壞的,不要給我流出去,不然招牌不保,」自嘲最怕聽件螺絲斷掉的董事長劉文村,大聲叮嚀。 打開穎明的客戶名單,從中華汽車、裕隆、國瑞到福特,幾乎囊括所有國內汽車大廠。「國內市場一年三、四十萬輛,穎明幾乎吃掉整個(汽車扣件)內銷市場,沒人打的過他,」戴佑政觀察。 一九五三年,台灣開始發展汽車工業,裕隆出現,之後陸續有國外車廠如福特等進入市場,需要零件代工。急著擺脫碳鋼螺絲混戰的穎明,比競爭者早一步抓住機會。 汽車是動態的,各部位零件不容許出差錯,要耐振耐扭,安全性要求特高,穎明特別專注在強度是一般碳鋼三倍的高張力合金鋼研發,還引進台灣第一台日本全自動熱處理器,增加螺絲螺帽的強度。 「這是一條砸錢的不歸路,但坐穩,別人就進不來,」劉文村指著牆上掛滿車廠頒的認證書,每一張都是對穎明技術及品管的認可。 *全面品管 製造服務並重 過去,螺絲界多半黑手出身,重視製造和技術變革。老闆整天泡在工廠內,連要和人握個手,手還得在褲子上抹一抹才敢伸出,「真的很彆扭,」一名業者自嘲。 不過,製造技術獨尊的心態慢慢轉變。像芳生螺絲本州工業區的廠辦,挑高明亮還擺著演奏琴的大廳,徹底顛覆黑手產業的刻板印象。「這是經營體質的變化,表示業者的mind set已經有經營管理的觀念,」蘇錦夥分析。 螺絲業進入門檻低,淘汰率高,技術差異性不大,只能拉高一個層次來維持競爭優勢。「技術成熟,再來就是拼管理,」劉文村說。像穎明和客戶間有直接連線的溝通平台,客戶何時出新車、出多少車、需要多少零件量,穎明第一手掌握,零件送到車廠手中,免檢測直接上線組裝。 劉文村不但要求準時交貨不能影響汽車組裝進度,還要品質穩定,因為汽車廠零配件全是自動組裝,一點瑕疵,都會導致整條組裝線停擺。「現在是全面品管的時代,這是台灣還贏大陸的地方,」和難纏的車廠交手多年,現在開口就是豐田模式經典名句「just in time」的劉文村,在公司連員工處理客訴,都要求按照標準作業程序。 *從原料端開始 形成互助聯盟 但這兩年,鋼價像坐雲霄飛車一路飆高,螺絲界猛進料生產,有的甚至賣起原料衝營收,但鋼價卻在一年多前從高點開始下滑,造成市場預期心理,客戶遲遲不下單出貨。原料成本超過五成的螺絲業者,看著未消化完的庫存,心情像洗三溫暖。 「你看著好了,咱螺絲界價格和訂單會減一半,」面對中國大陸的競爭,加上鋼價不穩定,心情悶到極點的業者,大吐苦水。 前經濟部長何美玥更為了鋼價問題,親自南下和中鋼高層會面,尋求解決方式。中鋼基於「唇亡齒寒」的考量,出面找下游廠商組成汽車扣件研發聯盟,從原料開始,一連串的製程到最後的驗證,垂直整合整條產業鏈。「台灣廠多是中小企業,不可能有太多資金投入研發,透過聯盟專業分工,一起升級,」金屬中心IT IS產業分析師黃得晉說。像竹華曾接到一張國外客戶的訂單,需要特殊鋼材作原料,但中鋼原本沒有生產,組成聯盟,便可找共同開發。 回過頭看世界,日本螺絲產業有一百五十年歷史,在歐美更超過兩百年,至今有工業的地方就有螺絲產業,更隨著工業升級,慢慢跟著演進。「我們沒有理由放棄,」一個作了二十多年螺絲的黑手說。 跳出規模競爭的大池,台灣螺絲業者正在找另一個春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