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bar 記憶

我家對街就是一間Bar,這間bar昰一個娶了台灣老婆的英國人開的。他的店,外國人特別多,週末傍晚,總是會看到三三兩兩旅居台灣的外國人,湧入他那間不太大的店,或站或坐,喝著啤酒,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這名英國老闆,在自己店裡,架起投影螢幕,裝上小耳朵。剛開始,不太曉得他要做什麼,平日也很少看他拉下螢幕放片子。 但每四年, 世界盃一開打,只要是傳統強隊開打的夜晚,店內永遠水洩不通,我不用開家裡的電視,只要視對街歡呼聲的強弱,大概就可以知道進球狀況,特別再加上幾句充滿英國腔的對白,大概可知英國隊的表現或是貝克漢又有幾腳妙傳。 我最怕星期五、六晚上,特別是遇到我趕稿稿到昏天地暗的日子,也是那間bar最熱鬧非凡的時刻,我家七樓很容易就可以聽到店內咆哮、嘻笑的「噪音」,有時誇張到我從七樓對著對街比中指。但最後我總昰在心中原諒他們,因為那間bar 總是讓我想起我在英國住的宿舍。 我在Lancaster住的graduate college 樓下就昰一間bar,每到周五傍晚,那間bar就擠進一堆學生。我大學時代,不太常到bar, 大概也只有在特殊節日才和社團友人到pub 慶祝一下, 所以在英國對近在眼前的bar 一點也提不起興趣,但bar的吵雜歡樂,卻反而常讓我覺得能讓自己藏起來,而感到很安全。週五夜晚,樓下陣天響的音樂和杯瓶破裂、咒罵的笑鬧聲整夜不停歇,等到接近十二點,AΒBA(阿巴合唱團)的”Dancing queen”一響起,我就知道差不多該結束了。這間bar永遠用這首歌終結狂歡夜,所以直到今天對這首歌,我一直有特殊的情感。 事實上,英國學生本來就有下完課後,傍晚到bar的習慣,像我的學校內,每一個college building都有自己的bar, 到了市中心又有一堆bar,而每一間bar 都不愁沒有學生進去捧場。我自己去過最奇怪的一間bar ,竟然是在教堂裡,應該說那間bar 原本是一間教堂,但後來教堂沒了,但卻外觀保留,內部變成bar,非常受到Lancaster 當地學生的歡迎(事隔多年,不知道這間bar 還在不在….)。 不過,我事後想想,當時應該要好好體驗bar文化,仔細回想,當年好幾次有趣的事都是在bar裡發生,像聽英國同學大談他的論文,那位同學大家公認長的像年輕的詹姆士狄恩,說話總是托長尾音,懶懶的駝著背。我的指導教授在bar裡請我一杯可樂,因為他當時以為我年紀不到可以喝酒。和日本友人打了生平第一次pool及校園尋寶遊戲。 今年,英國足球隊組成史無前例的黃金陣容(照英國人自己的說法),對街bar老闆還在自家門口賣起special的BBQ,服務和自己一樣遠從家鄉來到台灣生活的遊子。英國隊卻在最後PK賽輸給40年未曾踢入前四強的葡萄牙隊,店內爆出一陣嘆息。 隔日,老闆關店休息,大概心裡很非常難過吧! 就像,當年在英國宿舍,每到周五午夜,最後一段dancing queen的音樂結束,周圍歡愉的氣氛霎時回歸寧靜,在灰慘慘的日光燈下,自己陷入只有孑然一身的孤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