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走向全球, 他們面對更大的挑戰

這幾年,嘉義一家國內沙灘車企業C董事長,雙肩扛著被同業、對手追趕的壓力,一天比一天沉重,「現在最痛苦,」這位滿頭白髮、身型精瘦的「沙灘車教父」苦笑著。 這間國內最早投入做沙灘車的本土公司,曾獲經濟部小巨人奬,更是全球第一家拿到歐洲認證,讓沙灘車從單純娛樂用途,到可合法開上馬路(on-road)的廠商,自有品牌也早已跑遍全球。 全球沙灘車產量一年約一百多萬輛,台灣約佔四分之一,九成以上外銷歐美。這兩年,台灣業者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帶技術到中國設廠,台商反過來以一半價差搶食全球市場,狠狠打擊台灣廠商。 面對中國削價競爭,這家公司從兩年前一個月五千輛、生產線滿載,趕工到半夜兩點的高峰,驟降到一個月兩千輛,「今年廠裡都還沒加班過,」走在輪休而靜悄悄的生產線旁,C董事長一路眉頭深鎖。 隨著產品生命週期縮短,崛起未滿十年的沙灘車眼看將淪為夕陽產業,廠商們積極思變。譬如台中曾獲得小巨人奨的鼎力,兩年多前直接併購美國Cannondale重型沙灘車部門,拉高引擎技術等級維持全球競爭力。產量最大的光陽,去年降價三十五%保衛市場,更砸錢投入重型沙灘車研發,努力擺脫中國削價糾纏。 C董事長一言不發,默默拿出幾張設計圖,是歐洲廠商要他協同設計的Mini car(休閒小汽車),「接下來要投入的產品,」說到秘密武器,這才展露一點難得的笑容。 其實,中小企業在全球競爭下遭遇生死存亡關卡,C董事長並非第一次遇到。「我爸只是忘了,以前也遇過類似的痛苦和壓力,」從小看著父親打拼,十多年前加入公司的女兒Yu,看著父親遭遇一次又一次激烈競爭,一次再一次從中找出新方向突圍。 想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市場卡位,C董事長的做法,是讓公司一直保有產品淘汰換新的敏銳嗅覺,不斷當新產品的Pioneer。 C董事長只有國中學歷,年輕時在鹽水當黑手學徒,對修零件很在行。台灣機車開始盛行,他先是開店自己裝配機車來賣,後來成為台南縣市三陽、台羚機車、高雄美克達機車的總經銷。 二十多年前,C董事長來到嘉義接手目前的公司。當年,這家公司只是一家機車代工製造廠,C董事長才剛接手,立刻遇到美國客戶因產品發生問題要向他索賠三千萬,一句英文也不會的C董事長立刻飛到美國了解。 在客人廠裡他只花五分鐘,將電線重新接過立刻解決問題,客人不信,叫C董事長再試另外五台車,之後又留他在廠裡一周,確定產品沒有問題才放人,「客人撤銷告訴,還下了五千台的單,」這張單立刻紓解公司的庫存。 但C董事長卻發現,當時本土機車廠,關鍵引擎都是進口,利潤掐在別人手上,便決定自製,一路從五十CC做到後來沙灘車用的三百CC,成為台灣第一家自己做出引擎的機車公司,還打出機車自有品牌行銷國內外。 七、八年前,台灣機車業發展到頂峰,全年機車產量逼近一二○萬台,光陽、台羚、山葉三大廠市占率達九成,疲態已露,C董事長發現自己公司規模比不上三大廠,處境風雨飄搖。 走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C董事長一度苦惱到看不到公司的明天。當時,沙灘車在歐美盛行,台灣還沒有人切入相關領域,他發現沙灘車的技術和機車差距不算大,最重要的他擁有引擎技術,於是當下決定切入。「我爸要做沙灘車,我從來沒看過,也沒聽過,」負責業務的Yu,為了賣車,硬著頭皮上網找資料,努力分析市場。 在其他機車廠深陷產能利用率不斷下滑的窘境,C董事長切入輕型沙灘車卻因為與歐美製造廠比有價格優勢,而訂單接不完。切入新領域後,再利用和歐美沙灘車大廠策略聯盟的方式代工製造來鍛鍊技術。 當時美國市場已經很多人進入,C董事長對歐洲市場躍躍欲試。在美國,地大,有後院空間可以行駛,但歐洲不同,歐洲人居家空間小,沒有在自家或是路上行駛沙灘車的習慣。所以當C董事長和女兒Yu興致勃勃的想把自家產品推銷給德國客戶時,立刻被澆了一頭冷水,「你別想像將美國賣沙灘車那一套用在歐洲,」德國客戶不客氣的說. 但兩人不放棄,花了上百萬成為第一個拿到歐洲認證的台灣廠商,讓沙灘車不只是在沙灘車開著娛樂用,還能合法在歐洲馬路上行駛,等於開拓了沙灘車其他的功能及商機,當時看壞的德國人反過來向公司下單。此外,C董事長在全球的通路,也不再透過傳統貿易商,而找總經銷商合作。全球三十多個點,不但免去被貿易商中間剝削,且和全球各地的客戶都更能直接溝通,「改成總經銷的第一年,就省下一千萬的貿易傭金,」Yu精算,「更重要的,他們會把公司的未來當成自己的事情」。 但比起早先機車業發展,這波沙灘車榮景沒有維持太久。在國際大展上,中國打出一台沙灘車三八○美元的超低價,比起C董事長公司的沙灘車一台一千多美元,「這根本連原料費都不夠,」C董事長對沙灘車行情被嚴重打壞感到無可奈何。 工研院經資中心也指出,台灣沙灘車定位像三明治,「被夾在中間,不上不下」,高價品市場被歐美日佔去,低價品市場被中國攻陷,「台灣廠商發展大排氣量的重型沙灘車技術又delay」。 一直走在沙灘車發展前端的C董事長,每天依然工作十二個小時,在工廠內的時間比在辦公室吹冷氣的時間長,但仍不敵產品生命週期激烈縮短,產量和營收不留情的萎縮,去年開始,他用發現自己似乎又走到了另一個十字路口。 C董事長表面依然平靜,但做業務的女兒Yu卻情緒低落整整一個月,「整個調適期都像看不到明天的黑暗期,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個性直又急的Yu分擔著父親的壓力,忍不住坦承。 直到歐洲客戶亮出Mini car 的設計圖希望能合作,C董事長才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因為這是另一個國內還沒廠商切入的領域,他又看到公司下一波發展的新方向,「我是老闆,下決定要快,要面對現實,不靈活不創新是不行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