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筆記型電腦的女人

關於部落格
人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愛情, 也不是因為死亡,
有時僅僅只是因為生活......
  • 5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混亂中 找縫隙呼吸

八月底,我臨時被通知,要到日本出差執行有關「建築與環境」的題目,離出發的時間只剩約一周,且營建產業這條路線我剛接手不到半個月,路線人脈都才再起步的「肉腳」階段。這次出差得自己攝影、採訪、寫稿,我很爭扎要不要去,第一,我還沒有越洋採訪的經驗、第二,所有的資料都還沒有找、週邊採訪還沒作、第三,通常越洋採訪會有攝影記者隨行,文字記者可以專心採訪,但這次沒有,我得一心二用,而對於相機和拍照我是外行,偏偏這次要拍的是「建築」,要有氣勢、氛圍、角度。 要不要去?去了,如果搞砸了,沒有再次前往補訪、補拍的機會。不去,白白浪費測試自己的機會。所以,我去了………..而且以上三點疑惑,打字打很久,但只在我腦中一閃而過,很快就被更高的亢奮給取代。「人總是有點自虐的傾向,只是發作的時間點,每個人不太一樣…………..」 那一周,每天大概只睡三到五小時,因為緊張,睡不太好,打了一個採訪架構給自己心安,還去採訪了一位台灣科技大學建築系的教授。飛日本當天,早上五點出發,到日本才八點,就展開行程。我們整批人只有我一位是媒體人,其他都是建築業者,全部成為我的wise man。在日本五天,採訪、參訪的行程很緊湊,我每天出們身上背著一堆機器,錄音筆、筆記型電腦、數位相機、錄音機,手上還要在拿著筆記本做採訪紀錄。因為時間有限,我必須學會掌控和變通。不能拍照的地方,我要怎麼立刻變換場景,改變文章的架構?快速採集受訪者的comment。這就像帶著藍子上街買菜,要隨時和腦中的菜單double check。機器、筆記本頻繁切換,過程手忙腳亂,覺得自己看上去一定很狼狽。隨行的其他建築師常常在一旁偷笑,笑我是當中最乖乖做筆記的,回去拿我的筆記讀就好了…………………… 越洋採訪專題剛結束,立刻又是下一個題目的進行。我開始處理營造業。一時之間,要該行業處理海外市場滔金熱、走向全球的人才議題,同時間,還要處理某大集團投資建體育館的爭議。這下可好了,我不會蓋房子,營建業又都是一板一眼的工程師,要不就是口沫橫飛、說話真假難變的炒地皮建商。我得花比平常多一倍的功夫採訪、判斷、寫稿。文章刊出,還要接該大集團公關部的關切電話,因為我文章中質疑他們的財務資金問題。 有個週日正在截稿,文章傳出去後,我覺得自己有點快喘不過氣了,跳上捷運,想到淡水走走,車才開到圓山站,就被call 回公司。有限時間的採訪加上寫稿,我脫了一層皮,覺得自己像是枚快要失速的陀螺。 很多人看過亞當.山德勒演出的「命運好好玩」(Click)。他的遙控器人生,剛開始讓工作狂的自己,靠著一只神奇遙控器,就可以跳過所有干擾工作和升遷的生活片段,但他愈來愈頻繁的急速快轉、跳躍,導致他錯失與家庭、朋友的生活點滴,重要片刻,最後感到悔不當初。不騙你,那部片子讓我膽戰心驚的,導演就是在影射我們這群人:「把自己賣給工作的人」。 終於,在員工旅遊期限快要截止前,我休了一天年假,加上週六、日,和同事們到南橫,一路從高雄縣甲仙、寶來、桃源、關山、啞口,開車穿到台東縣池上、鹿野一代。這算是一次忙裡偷閒,除了到甲仙大吃芋頭糕、芋頭冰,還吃到道地的原住民餐點,我們在湍急的溪流石頭上攀爬,在地護溪運動的推動下,溪中的放眼望去都是閃著銀光的苦花魚。 特別在從茂林國家公園,開到玉山國家公園後,手機斷訊的那一剎那,我突然覺得有種解脫感,(雖然當天晚上立刻就把八通未接來電…….),暫時忘掉是是非非,只要在意當下的自己快樂與否。我們住民宿,老闆到了晚上,還特別泡了一大壺花草茶給我們這群「健康亮紅燈」的上班族清腸胃、顧精神。那個晚上,在和式木板床上,我睡的很沉。 我記得自己曾經看過一部片「逐夢鬱金香」。一位被家庭綁住的母親,在一次全家旅遊中,被家人意外遺忘在車站後,就像是「覺醒」般展開一段人生短暫的「出走」。我突然覺得,這兩年來自己所欠缺的不就是這種生活上的「出走」。鼓起勇氣,將自己暫時的拋離現狀的能力與彈性。二十五歲前的自己,對於「出走」是毫不猶豫的,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加諸身上的負擔,這些過去渾然天成的勇氣,就好像喝了過多的咖啡,鈣質不知不覺、一點一滴流失,骨質酥鬆後作什麼都瞻前顧後。 就把這個當成自己下一階段的修練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